2005/02/27

辦美簽

  剛拿到經由快遞宅配到府的護照,護照的其中一頁,有著剛核發,為期五年的B1/B2觀光簽證。

  由於三月中奉母親之命,與她一同飛往美國找想要在美國落地生根的老哥,因此,美簽成了必須品。也就開始了辦理簽證的手續及一些雜七雜八的文件申請。

  根據美國在台協會(AIT)網站上的『重要須知』記載:


  根據美國法律規定,每一位申請商務,觀光或學生簽證前往美國的人都被假設為有移民的企圖,除非申請人證明並非如此。為了取得簽證,申請人必需證明其在台灣有強烈的約束力,能迫使他們在行程結束後離開美國。有必要的話,簽證官會請您提出文件以說明您在台灣的情況。



  若是您的簽證被拒絕而您想要重新申請,則必需再繳一次手續費並重填一張申請表。


  因此,深怕將申請簽證那高達3400元的費用、240元的資料處理費以及為了簽證申請而拍的證件照(5cmX5cm)所花費的400元,不要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而白白被人給賺去,面談前將『在職證明』、『財力證明』都準備齊全,才稍微安心。

  稍微講一下填寫非移民簽證時的申請表。

  申請表的內容其實就是『身家調查表』,你必須詳述此趟美國行的主要目的、在美國是否有親人、親人在美國是在唸書?亦或是工作?若有詳細的旅行計劃,也必須一併在此提出說明。再來就是你現在的工作為何?在台灣的地址、與你同行人的姓名及關係...項目實在是多到讓人頭昏。

  填完後並不是這樣就算了。於必備文件欄中,又有以下的規定:


  年齡十六到未滿四十六歲之間的男性申請人必需另外繳交一份用英文填妥的非移民簽證申請表補充說明。


  這份表格更詳細了,是否有過軍事訓練?是否曾參與或成為武裝攻擊活動的受害者?這份工作之前的兩份工作。除了小學之外,所唸過的學校...這份表格也是花了不少時間才填寫完成。

  辦美簽,真的很麻煩!

  面談當天一早,到了在台協會附近,因為沒來過,正在尋找之時,卻看到有一群人在排隊,還有安全人員在管制人員及維護現場制序,旁邊立著小小的牌子,寫著『手機、電腦、相機類的物品禁止攜入協會』,心想,『就是這裡沒錯了!』,於是跟著人群一起排隊。

  進入時,才發現除了外面的安全人員之外,裡面還有著重重關卡。與坐飛機一般,得經過金屬探測器,隨身所攜帶的『禁止』物品,也得交由安全人員保管,看來,不管到哪裡,美國單位始終是沒有安全感。

  等侯面談時,旁邊一至老伯突然開口跟我說話。

  『小弟,泥低申請單者模跟窩們低不一樣?』(鄉音版)
  (小弟,你的申請單怎麼跟我們的不一樣?)(翻譯版)

  抬頭一看,坐在身旁的似乎是一對老夫妻,年紀應該六十好幾了。手上拿著一個像信封袋的東西,上面還貼著條碼似的貼紙當封口。聽他這麼一說,我也擔心了起來。

  『ㄟ!真的耶!為什麼你們會有信封袋呀?』

  『小弟,泥有預約嗎?』

  『有呀,我還繳費了呢!』

  『那者模沒有信封袋?』

  『這...』我轉頭左看右看,赫,每個人手上都有信封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耶...』我抓著頭回答他。

  『前面有鍋小姐,泥口以去聞聞她,窩會先幫泥佔好位子低!』
  (前面有個小姐,你可以去問目她,我會先幫你佔好位子的!)

  『謝謝!不過我是按照申請手續及程序辦理的,「應該」沒什麼問題吧!』看著老伯親切中略帶點擔心的面孔,我謝謝了他的好意。

  『嘿,聞聞總是好低,鼻要北袍一趟了!』
  (嘿,問問總是好的,不要白跑一趟了!)

  『沒關係的!謝謝!』我笑著回答他。

  此時,前面的小姐開始講解了起來。事實證明,有信封的人,只需要將信封打開,將裡面的文件拿出來,而文件也就和我手上拿的文件是一樣的。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我是個固執的傢伙啊!)

  簽證辦理的流程,先是刷條碼、檢查護照、立用CCD將照片拍下來;再來是留下兩手食指的指紋;最後就是面談。

  簽證官都是美國人,白種人及黑種人都有。在這充斥著黃種人、說著中國話的台灣,嚴格的為美國把關。「禁止非法移民」、「防止恐怖份子入境」。

  快要輪到我之前,我看到一個留長髮的男人開始對簽證官講起了一堆話。

  『我今天一早七點就搭飛機從高雄上來,為了辦簽證在這邊排隊。下午二點半我還得趕回高雄上班......』

  只見簽證官頻頻搖頭,最後將護照及申請文件退回給他。那個男人只能一臉無奈的走出面談室。『這就是申請不過的表示方式吧!將護照及申請表一併退還!』在我心中如此的想著。

  越接近自己,心中就越忐忑不安,每個人都被問了五、六句話,真不知道我會被問到什麼樣的問題呀?『下一位!』總算,前方傳來簽證官的呼喚。

  『你好!』白種人簽證官問侯著。

  『你好!』邊交出手上的申請文件,心中邊想『好家在,講中文哪!』

  『要去美國做什麼?』

  『觀光及探望我哥!』

  『要去幾天?』

  『兩個禮拜!』

  『好!』簽證官撕下了一張小紙條交給我。『這樣就可以了!』

  『喔...』愣了一下的我,馬上回答『謝謝!』

  出去辦理好了快遞手續,心中一塊大石總算落地。

  『沒想到連在職證明及財力證明都沒出動就辦好了!』心情愉快的我一邊如此想著,一邊步出在台協會。剛才被拒絕簽證的男子仍站在附近,表情鬱悶的吞雲吐霧,看到這種情形,稍稍收斂了洋溢於臉上的喜悅之情,快步的從他身旁通過,往停機車的方向前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大家留言,您的留言是我繼續發文的動力!!
如果要知道留言有回覆的話,可以按下留言框右下方的通知我,如此有新的留言,或我有回覆時,您就能立刻收到訊息。若之後您不想再收到其他留言,只要回到這篇文章的留言框下方,取消勾選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