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29

美西(2)靶場射擊體驗



  對於許許多多男人來說,打靶並不是件陌生的事情。然而,在盡男性國民應盡的義務之時,往往沒有接觸過手槍,而是拿著笨重的步槍,趴在地面上,待長官們一聲令下,就朝幾十公尺遠的靶紙拼命的扣下扳機。也不需要多加瞄準,反正大部份的子彈都會『精確』的打在靶紙附近的土堆之內。

  出了機場,到老哥家安置好行李,馬上就往靶場出發。

  到達一個外面寫著「奧運靶場」的建築物,以中文書寫,並不代表老闆是中國人,據我老哥所知,老闆其實是越南人,用中文的理由只有一個,Los Angeles 其實是華人的大本營,不管走到哪裡都有可能遇見華人,香港人、台灣人、大陸人,到底誇張到什麼樣的地步?就拿我哥在Mall裡詢問廁所位置的事件來說好了,當他用英文問完之後,那個人的回答竟然是『你就朝這個方向直直走就是了!(中文)』雖然,我哥已在美國生活了三年,不過遇到這種情形,他仍然是嚇了一跳。

  導回正題。

  一進入店內,透明的玻璃櫥窗內就是一把又一把的手槍,數量多到讓人覺得眼花撩亂。靶紙、手槍、耳罩、護目鏡在此都可以租借,子彈也可以直接購買。我們租了兩把手槍,一把是點四四,另一把是槍管很長的左輪,再買了兩盒子彈,一行三人,就往靶場內走去。

  彷彿拍警匪片一般,走進靶場就有一股奇妙的感覺湧出,這個似曾相識的場景,帶著緊張與興奮交織而成的心情,將手槍由提籃中取出,看著老哥的示範與說明,最後,「碰」的一聲,子彈應聲擊出,彈殼也從點四四中自動跳出,這種感覺,真的是令人大呼過癮。

  不過,更精彩的還在後頭,長管左輪手槍不只是聲音大聲,其後座力亦是不同凡響,只是,真的很重。在扣下扳機的那一剎那,火焰從槍口噴出,強大的後座力更是讓人往後退了一步,只得再將重心放低,腳步踏穩,瞄準,「碰!」。

  就這樣,兩隻手槍交互擊發,到最後,手臂竟然抖了起來,手掌也因為不斷承受後座力的衝擊而發麻。將槍隻放回提籃,以及清掃彈跳至地上的彈殼,步出靶場並歸還手槍,結束了這一場難得的射擊體驗。

2005/03/28

美西(1)行程簡介

  歷經十四個小時,跨越國際換日線,由Los Angeles Tom Bradley 國際機場飛往 台北中正國際機場,為期十二天的美西之旅,隨著開啟家門的那一剎那劃下句點。

  本次行程並未做任何的規劃,完完全全是以探親(我老哥)為目的,旅遊(購 物)為其附加價值。出乎我意料之外,我老哥是位稱職的導遊兼司機,食、衣、住 、行,全部由他一手包辦,我和母親只需要坐上紅色的 Ford Focus ,到了景點就盡情的玩樂或購物,肚子餓的時侯,則到各式各樣不同風格的餐廳,享用道地的美式飲食。因此,本次旅行使我的足跡更加延伸,更讓我對美國及生活於這塊土地的民族,有了更深刻的認識與了解。

  先簡單介紹一下我這趟美西之旅的行程吧:

  第一天(2005/03/15)
  搭乘新航SQ30的班機往Los Angeles出發 -> 到達Los Angeles 國際機場 -> 前往老哥位於Roland Height的住處 -> 靶場體驗手槍實彈射擊 -> 返家休息。

  第二天(2005/03/16)
  Universal Studio 環球影城一日遊。

  第三天(2005/03/17)
  Los Angeles -> San Diego -> 中途島之戰航空母艦博物館 -> 旅館 -> San Diego Beach 週遭散步 -> 返回旅館。

  第四天(2005/03/18)
  Sea World 一日遊。

  第五天(2005/03/19)
  San Diego Zoo -> Los Angeles -> DownTown Disney 閒逛。

  第六天(2005/03/20)
  西來寺參拜 -> Holly Wood星光大道漫步。

  第七天(2005/03/21)
  有名的Desert Hill瘋狂大採購。

  第八天(2005/03/22)
  UCLA校園巡禮。

  第九天(2005/03/23)
  Los Angeles -> Las Vegas。

  第十天(2005/03/24)
  Las Vegas 趴趴走。

  第十一天(2005/03/25)
  Las Vegas -> Los Angeles。

  第十二天(2005/03/26)
  拜訪母親於美國的同學 -> 返回台灣。

  行程看似十分「鬆散」,但實際走起來卻是非常的累,畢竟美國地方大,相對的景點的佔地面積也就十分的可觀,許多地方若是手上沒有一份導覽地圖,則會有迷路的可能性。必要時,為了時間的考量,甚至得放棄部份景點,照著心中的「期待排行榜」一個接著一個的參觀。如此東奔西跑下來,更是給予腳力不小考驗。

  在此,先就行程做個粗略的簡介,剩下的,將會在後續文章中陸陸續續將有趣或值得注意的事物一一披露出來,分享自己的經驗與感想,提供大家參考。

2005/03/14

三月十五日『朝向自由的國度出發』

  美國,號稱自由的國度,也是世界上屬一屬二的強國,更是所謂的世界警察,如此的國度,讓無數人懷抱著掏金夢,拋棄親人、朋友,隻身前往奮鬥,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國家?為何能讓世界各國的人民如此趨之若鶩?

  答案,我也不知道!

  對於美國的印象,僅止於電視、新聞以及朋友們的敘述,除了地大物博之外,仍是無法激起我對這個國家深度的興趣。因此,無法從中歸納出任何的答案。

  三月十五日,我將陪同母親一同飛往這象徵自由的西方世界(難道東方就不自由?),讓雙腳踏上那塊美洲大陸、以自己的雙眼,好好看一看這個國家,等到回來後,再和大家報告吧!

2005/03/03

雨人





連日陰雨綿綿的天氣,除了使我心浮氣燥,更會讓人懷疑身上是不是有地方發起霉了。

眼神渙散著看著窗外。窗外景色是灰濛濛的一片,玻璃上的水幕,讓世界變得彷彿置身於海底一般,人、車成為了在海底中悠遊的魚兒,朝著不同的方向、不同的目標、以不同的速度穿梭其間。

『喂!你在發什麼呆?』

一個從未聽過的聲音,似乎在叫喚著我。

『幻聽?』左看右看,卻看不見半個人影,嘴中喃喃自語著。

『這邊~這邊啦!窗戶!!』聲音不耐煩的急促呼喚。

『窗外?』往窗外看去,心想『這裡是六樓耶!』

『ㄟ!仔細看好不好。』這次的語氣似乎帶有嘲笑的意味了。  

往後退了一兩步,窗戶的全貌完全裝入視野。窗外仍是一樣的景色,玻璃上的水幕依...

『水幕?!』我不自覺叫出聲音來。

玻璃上的水幕不知何時形成了一個像卡通人物般的樣子,有頭、有腳、還有插著腰的雙手。

『啊...』頓時,我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呦呦呦~總算發現啦』水幕中的人型說。

『你..你是?』

『這樣還看不出來?』水幕中的人型舉起一隻手指向天空。『我是雨人呀!』

『雨人...就是天上的雨所變成的雨人嗎?』

『真是廢話哪!』雨人不屑的說。

仔細一看,雖然是透明水幕所形成,但卻可以隱約看見圓圓的眼睛,厚厚的嘴脣,四頭身的身材。總覺得有點面熟,長得好像史瑞克的餅乾人啊!

『小子,你該不會在想「這個雨人長得好像餅乾人啊!」』雨人說。

『你...怎麼知道?』說話聲音透露出我的心虛。

『哼,我就知道你們人類老愛把奇怪的事物合理化!』雨人把頭偏向一邊繼續說著。『因為莫名奇妙的遇到了我,所以,在一陣心荒意亂之後,開始把我想像成一個卡通內的人物,如此心情也會跟著獲得平靜,接下來,你可能就會開始自我催眠,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夢境了吧。』

『這...』聲音小到只有我聽得見。又被猜中了八成。

『看到我可是你的福氣!』雨人將兩手交叉於胸前,繼續滔滔不絕的說著。『我平常呀,可是不輕易現身的喔。由其是這樣主動與人交談,機率更是比被閃電打到還低呀!』停頓了一下,雨人伸出右手指著我『你今天可是有著樂透得主的好運喔!』

聽完雨人如此令人錯諤的發言,心中一股莫名之火不斷的燃燒、壯大。

『為什麼要連續下那麼多天的雨?你不覺得很讓人心煩嗎?』

『雨可是老天爺的恩賜、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你不懂得珍惜,竟然還嫌棄?』

『是沒錯,連續下個一天、二天是恩賜,但只要一直持續二、三個禮拜,就變成了沉重不堪的負擔。』我吞了下口水,又繼續開口『你知道下雨天機車騎士們的痛苦嗎?』

雨人聳聳肩,雙手平舉,一附『你問我,我擲盃』的動作。

『先是雨衣。穿著密不通風的雨衣,身體其實覺得不是很舒服,而狡猾的雨水又會從各式各樣的管道鑽入,更是讓人不勝其擾。再來是視線。雨天視線不良,尤其在下著大雨的晚上更是如此。最後是道路。俗話說「滴水穿石」,道路也因為連日大雨沖刷,以及往來車輛的蹂躪,變得有如月球表面,再加上濕滑這項因素,騎車變得更加危險了!』如同背課文一般,很快的說出了這一串「下雨天不適合騎機車的理由」。

『這得怪你們這一群奇怪的機車騎士了,下雨天不好好在家休息,反而出來趴趴走,淋溼、出事情,其實都是你們自找的,一點也不干我們的事。』雨人兩手張開,頭微微向上抬起,眼睛輕閉,緩緩說出『我們可是為了滋潤世間萬物而生的啊!』

『滋潤世間萬物?』我發出懷疑的語氣『烏來的櫻花、陽明山上各式各樣含苞待放的花又怎麼說呢?全部都因為你們這些摧花辣手,日復一日的讓他們來不及展開笑顏,就再次回歸泥土了,這樣也算「滋潤」?』

『另外,咳』我輕咳了一下,伸出右手食指,指向雨人『因為你們而造成的土石流,殘害了不少人命,「人命」似乎不在你們滋潤的範圍吧!』

『沒錯!你沒聽過「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嗎?』雨人用著高亢的語氣說『這些落花是為了成為新芽的養份,才「自願」被我們打落在地的,適當的養份,再配合上充沛雨水,將來所生長的花朵,一定會更加美麗的!』

『土石流』雨人的語氣變得嚴肅許多,並將雙手交叉於胸前『那是大自然的反撲!』

時間停頓了二、三秒。雨人以更加嚴厲的口氣繼續訴說。

『你們人類一點也不珍惜大自然。對於地球上的資源只會貪婪的予取予求,卻不知道回饋些什麼給這個孕育生命的大地。空氣的污染、臭氧層的破壞、純淨的水源日漸減少、山坡地的濫墾濫伐,在做了那麼多「不應該」的事情之後,土石流,僅僅是給你們的小小制裁,告訴你們,該重視這些來自於大地的怒吼了!』

就像被人用球棒重重敲擊了後腦,整個人已無法自行思考。眼前不斷傾洩出大自然反撲的景像:土石流、水災、地震、龍捲風、海嘯...。對於雨人的話語,已經失去絲毫反擊能力,剩下的,只有對浪費大自然資源的檢討而已。

就像看穿我的心思一般。雨人再度開口說話了。

『哈哈,你知道反省就好!若是全人類都能好好的自我省思,找出與大自然共存的方式,這個地球一定會更加美好的!』與之前的無禮或嚴厲的說話方式完全不同,雨人用柔和的語調講出這一段話,臉上顯露出如「歐斯邁」餅乾相似的微笑。

『我還有任務在身,我要先走一步了!與你談話很愉快!哈哈哈...』

隨著逐漸遠離與消失的笑聲,玻璃窗上的水幕已恢復成正常,看不出任何異狀。黑色的布幕緩緩覆蓋天空,夜晚,已悄悄來臨,雨,仍是持續不斷的下著。


PS:大雨持續多時,所以,自己亂掰了這一篇,希望大家會喜歡。
PS:原本的照片不見了,改放2011年至英國拍的照片,照片為倫敦 St' Pancras國際車站